首页 > 频道 > 教学 > 正文

窝里明明有鱼,就是不上鱼,这是什么原因呢?

2019-12-02 09:21: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广大钓友是否经常在垂钓中出现这样的现象:窝里明明有鱼,就是不好上鱼。这是什么原因呢?

  广大钓友是否经常在垂钓中出现这样的现象:窝里明明有鱼,就是不好上鱼。这是什么原因呢?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不妨从以下方面考虑。

www.vfishing.cn

  饵料的原因

  味型  

  冬春腥饵为主、夏天清淡为主、秋天香甜的多些、和“水肥主清香、水瘦主腥香”这是饵料味型一般的原则不同季节和水情分别用什么味型,要随机应变。

  状态 

  开饵时既要有一定的雾化又要考虑饵料的黏性,如果雾化太快的话,饵料的附钩性就会很差,鱼只能闻得到香味但吃不到饵料;雾化太差的话,开出的饵料就会成为一团面疙瘩,鱼就很难诱到窝里,当然就会影响渔获;出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果断重新开饵,把饵料的状态调好。

  适口性 

  不同钓场的鱼的都有各自吃食习惯和偏口的差异,特别是野钓更要注意;这时原塘颗粒是就会变成通杀饵,要适合鱼的习惯还可以降低鱼的警觉;同时还要保证饵料的状态。过硬或过松都不好,过硬影响鱼的适口性,过松,钩饵很难到底,就只剩下空钩,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浮漂的原因

  浮漂的“吃铅”轻重 

  窝里有鱼就是很难钓上来,就要考虑水底是否出现酱层或水底杂物过多,鱼很难发现钓饵或很难入口,如果是这种情况就应调整浮漂同时改用比重轻的饵料使饵料落在酱层或杂物之上;以便于鱼轻易发现饵料和方便入口。

  浮漂的灵钝和鱼“吃口”状态 

  鱼的“吃口”状态非常重要,鱼口重、鱼口轻、老滑口、涮口和生口等吃口状态和相对应的浮漂调钓是不一样的,重口和生口要相应调钝一些,轻口、滑口和涮口则相应调灵一点,浮漂的灵钝要根据鱼情的实际情况作出调整,出现漂象乱的情况也大多与“吃口”状态分析不准有一定关系。

  浮漂动作的判断 

  读懂浮漂是一件很难也很重要的事,不同的鱼表现在浮漂上的动作也是不一样的,浮漂的材质和漂型不同对应的浮漂动作也不一样,钓组的配置、浮漂的调钓和饵料具体状态、子线的长短等因素都会影响浮漂动作上的判断,这只能在实战过程中,总结摸索,才能在不同鱼情下准确的判断各种浮漂动作。

  其它原困

  鱼的泳层判断上出了问题  

  在饵料的雾化作用下,鱼层发生变化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有时钓底却很难上鱼,鱼层较乱的情况下,可以试试打全程,找对鱼层,尽量保持鱼层一致,鱼获也就有了。

  子线和鱼钩的选择是否得当 

  子线的线径要比主线至少小一个号,同时也要考虑子线的柔软性和切水行,子线线径过大或过硬,都不利于鱼的入口,尤其是野外钓鱼和一些钓过多次的滑口鱼,根据实际情况采用细线小钩往往有不错的收获。还有如果鱼钩过大或钩条过粗的话也不利鱼吞钩;要根据目标鱼的个体大小和季节来确定用钩。

  是否存在不规范的动作 

  由于抛竿、抬竿和遛鱼的动作不规范很容易导致鱼受惊吓,从而影响鱼的进食;所以在整个垂钓过程中要规范动作,一旦中鱼就要迅速离开窝点,不要惊吓到窝中其它的鱼,从而影响鱼获就不好啦!

相关内容

总是挂底?看完这篇巧妙避免!

总是挂底?看完这篇巧妙避免!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草鱼必杀饵料,不闹小鱼,轻松钓大鱼!

草鱼必杀饵料,不闹小鱼,轻松钓大鱼!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开饵失败怎么办?太硬、太稀,补救方案!

开饵失败怎么办?太硬、太稀,补救方案!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