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频道 > 教学 > 正文

为什么说野外的鲫鱼都是滑鱼?从调漂思路上分析

2020-10-29 08:45: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老钓友们常说,鲫鱼,尤其是野生鲫鱼,天生就是滑鱼,之所以这样说,因为在野外钓鲫鱼是的时候,鲫鱼的个头不同,调钓思路完全不同。

  老钓友们常说,鲫鱼,尤其是野生鲫鱼,天生就是滑鱼,之所以这样说,因为在野外钓鲫鱼是的时候,鲫鱼的个头不同,调钓思路完全不同。按照鲫鱼的个头大小,钓鲫鱼一共有三种调漂思路,分别是斤鲫的调漂、两鲫的调漂、瓜子鲫的调漂。

www.vfishing.cn

  第一种、斤鲫调漂,钓目尽可能接近调目‍

  野生鲫鱼,个头大的品种有,但是能长到半斤以上的野生鲫鱼,则是非常少见的,这种鲫鱼,习惯游曳的区域,以深水为主,这是第一个特征。

  其次,半斤以上的鲫鱼,食口非常狡猾,在守钓斤鲫时,普遍不用粗线,而是尽可能使用软竿、细线,这样做,就是为了能抓口。

  在调漂思路上,为了应对这两种客观特征,调漂思路,建议钓目略低调目,差距不要太大,1目即可。

  钓目接近调目的最大优势,就在于,铅坠变化不大,一旦有外力,也就是进窝鲫鱼攻击钩饵时,浮漂的运动幅度是比较大的。不管是调三钓二,还是调四钓三,都有这样的额效果,换而言之,不灵不钝略偏顿,就是钓斤鲫最适宜的灵敏度。

www.vfishing.cn

  第二种、野钓两鲫,饵不同,调钓思路亦不同

  两鲫,也就是二三两的鲫鱼,在野外水域中,存量大、食口复杂,很难总结出相近的规律,但是,用不同的钓饵,两鲫攻击钩饵时的表现,则有明显的不同。

  用轻质的商品饵,饵料会溶散、雾化,所以就算鱼群在水底,也会因为钩饵落底,不断溶散的饵料,上浮抢食,就算钩饵躺底,这种情况依然存在。如果是蚯蚓、麦粒这类不雾化的饵料,就不会引发这样的问题,但是,钩饵躺底,相对来说,又不那么容易找到。

  所以相较于易雾化的粉饵,不雾化的钓饵,调钓需要灵敏一些。所以在实战中,有两种思路来操作。

www.vfishing.cn

  一是通用调钓思路,采用上钩悬底、下钩触底的调钓思路,可以调四钓二,也可以调平钓二,不管是粉饵,还是蚯蚓、麦粒,用这种方法调漂,效果略有偏差,但是总体相差不大。但粉饵的诱钓效果,肯定是比蚯蚓、麦粒效果要好。

  二是有所区分,粉饵用上钩触底的调钓,连攻带守,比如用拉饵、搓饵,都用这种调钓思路。蚯蚓、麦粒做钓饵,用上钩悬底、下钩触底的调钓思路,增加进窝鱼发现钓饵的可能性。

www.vfishing.cn

  第三种、野钓瓜子鲫,以打浮为主

  瓜子鲫,也叫奶鲫,一两以下的鲫鱼,都可以称为瓜子鲫或者奶鲫,这类鲫鱼是野生鲫鱼的主力军,食口猛不说,胆子还大,好奇心非常强烈。

  因为其体型小,反而不怎么在水底游曳,多在水温较暖的中上水层游曳,所以,如果进窝鲫鱼没个头大的斤鲫,也没有两鲫给口,打频率拉瓜子鲫,就成为最后的选择。

  钓这种体型的鲫鱼,抽水皮、打频率即可,完全谈不上什么调钓,需要注意的只有一条,就是尽可能选择短尾、短脚翻身快的浮漂即可。

www.vfishing.cn

  鲫鱼这种鱼,在野外分布极广,想要钓到,并不难,想要钓好,却并不太容易,事实上,经验越丰富的钓友,就越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出不一样的经验,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钓无定法。

相关内容

钓鱼不要迷信神饵!知道这些饵料知识才靠谱

钓鱼不要迷信神饵!知道这些饵料知识才靠谱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钓鲫鱼常见的几种漂相,你遇到过多少种?

钓鲫鱼常见的几种漂相,你遇到过多少种?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秋钓阴”到底啥意思,为啥存在争议?答案很简单

“秋钓阴”到底啥意思,为啥存在争议?答案很简单

283 829 95

Inani vocent feugait cu eam, his et impetus indoctum, mea euismod salutandi. Mel consequat moderatius intellegeb at an, appareat pertinacia no pro, noster aperiam blandit vim. Ne mei illud quidam labitur, eu adhuc clita quo.

评论

Top